您所在的位置:万荣发布 > 游遍万荣
问道孤峰
万荣发布   2017-03-10 16:56:32

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小时候对这句话很不以为然。随着年岁的叠加,人生的经历慢慢沉淀下来,再来回想这句话,才深切地感到其中所蕴含的哲学光芒。

在万荣县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谁最称得上是老人?我们不妨把目光移转到万荣的山岳河川。

有一次在孤峰山脚下的晋汉子农庄开会,专家说,孤峰山远在地球上有生物活动之前就已形成了,君不见,在孤峰山层峦叠嶂的片麻石中间,看不到丝毫的生物痕迹。遥想当年,孤峰山以其气吞万里的磅礴之势绝地而起时,地球上还是一片死寂,满目荒芜。

上亿年的光景过去了。孤峰山,这个亿岁老人,会对我们有什么样的言语?

孤峰山方圆四十里,矗立在我们村正东稍北的地方。虽然不过二三十里的路程,但在二十岁之前一次都没有去过。残留的印象,无非是除去阴雨雪天,一轮红日毫无例外地从孤峰山的沟壑峡谷里升腾起来。这座神秘的大山,同日月星辰一样,抽象为一个天象符号。

“孤山戴了帽,长工要睡觉。”这句谚语至今仍耳熟能详。小时候在地里干活,每每想偷懒的时候,总是自觉不自觉地眺望东方:祈望此时的孤峰山上酷似戴上帽子的阴云缭绕,然后噼里啪啦的大雨降临,然后肆无忌惮地淋雨,回家。

直到参加工作以后,才和孤峰山有了亲密的接触。年复一年的上山植树,除了一镐下去,蹦了起满地的土星和石子儿之外,再别无印象了。

后来就是孤峰山的几场大火。当我们拿着饼子黄瓜矿泉水或半夜或白天冲向着火点的时候,竟是眼见熊熊烈火却近不了身的尴尬。

再后来孤峰山得到了开发。伴随着各类活动的此起彼伏,迟暮的孤峰山似乎被唤醒,但眨巴眨巴眼睛后又沉睡了——也许我们的力量还不足以摇醒这位历经沧桑的老人。

生性不好热闹。周末约了太太及好友一起爬山。说是为了锻炼身体,又好像不完全是为了锻炼身体。当发了朋友圈说“问道孤峰山、洗肺松林间”时,有人问,问的是什么道?

我想,一位亿岁老人,心里一定藏着什么,也一定会一点一点地告诉我们些什么。

开车穿过山门,几分钟就到了位于半山腰的收费口,停下车,再慢慢徒步往上走。此时的山下,往常的阡陌纵横已经被团团雾气遮掩得若隐若现。而山上却阳光依旧,山风依旧,松涛依旧。亿岁老人好像掌控着什么驱霾法力,在大山的怀抱中勾勒出一块世外净土。走在松林里,阳光从松树的缝隙里直射进来,幻化成一层一层五彩斑斓的光圈,把林子打扮得宛若仙境。

这是我们最后的家园。有个游客过来,喃喃自语道。似乎是他说的,又似乎不是他说的。

从收费口到孤峰山的金顶庙,不疾不徐地走,也就是一个小时的样子。一个人的正常体力,刚刚好。这就是每次从孤峰山爬山回来,没有登别的山那种身乏气短腿疼的感觉。

金顶是孤峰山的一个高点。金顶庙坐北朝南。“先前不是这样,”护林员兼守庙人老曹说,“原来是坐南面北。”修葺一新的庙宇,却没有看到香客,见我们有些迟疑,老曹说,早先的香火可好呢,十里八乡的人都过来烧香还愿……

说完,老曹极力邀请我们到他住的小屋坐坐。老曹家在山下的林山村,每周都有孩子把米面或者蔬菜送上来。“山上清净,”老曹笑着说,“一个人也不着急,这电视能看好几个台呢。”

我们问老曹的年龄,老曹说,你们猜。

老曹看上去身体硬朗,步履矫健,思维敏捷,我们便试着问,六十几?

七十六了。老曹嘿嘿一笑。

老曹接着说,年轻的时候,身体也是不好,这病那病的……

“那现在……”

没等我们问出来,老曹便说,自从进了山,看看林子,守着庙,身体竟一天天好了起来。

都是老人家的功劳。老曹说着,指了指着金顶庙的方向。

不知道老曹说的这个老人家,是金顶庙里供奉的真武大帝,还是孤峰山这位沉默的亿岁老人。

我们终究没有问。

(老梁)

编辑: 李国瑞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 杜明洮 来源: 万荣发布
  相关链接
【图片新闻】 更多  >>
   
万荣县“畅游后土•果海笑城”美丽乡村游攻略   万荣娃唱响国家未来剧院   万荣:文化名县里品年味
   
万荣县召开果业发展大会,诠释“一个快乐的苹果”   万荣县安监局为帮扶村送医下乡   祭后土 听蒲剧 庆国庆
   
县长卖瓜:万荣县长省城现场推销万荣“三白瓜”   后土祠:满天“飞机”遍地“大炮”美女如云 高手辈出   万荣县太贾村发展新型盆栽苹果
【万荣新闻】 更多  >>
主办单位:中共万荣县委宣传部
[email protected]
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
广告经营许可注册:1401001304387 中国.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:1413021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晋B2-20060016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407189
国新网许可证编号:1412006001 晋公网安备1401010200003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