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万荣发布 > 游遍万荣
孤独到老又如何?——孤峰山随想
万荣发布   2017-03-10 16:47:43

1、唯有此山敢称孤

孤峰山像它的名字,确实是孤独的。

即便如我,长期生活在孤峰山脚下,却也没有上去过多少次。

最熟悉的风景,往往是最陌生的。其实每天早上起来,推开窗户,往南望去,孤峰山层峦叠嶂、云雾缭绕的景象,便在我的眼前,但心底却不会有哪怕一丝的涟漪泛起——熟视与无睹,是不是也是一种因果关系呢?

孤峰山,就是我多年生活中的“路人甲”。

当你来到这儿的时候,恐怕这种感觉更加明显。车行路上,从万泉望去,从高村望去,从皇甫望去,孤零零地突兀在那里,俯视着周边一起生活了千万年的土地,果园、杏林、麦田,匆匆的人们,也像我一样,忙忙碌碌,谁又顾得上管它孤峰山的孤独呢?

走进孤峰山的深处,你才发现,这山叫孤峰山,真的不是浪得虚名。山水相依,有山的地方必定有水,水是山的新娘,溪是山的儿女。然而,现在的孤峰山,是失怙的鳏夫,是失独的老人,唐武德三年,在此地设县治,因“地多涌泉”而命其名曰“万泉县”,时过境迁,现在除了袁家村一带留下一两处渗水的泉眼,勉为其难地撑着孤峰山的面子,水已经和孤峰山没有了丝毫联系。只有这垂垂老矣的大山,仰面朝天,孤独地坐等老天的甘霖。

世态炎凉,孤独的孤峰山,连个亲戚都没有,更不要说是来串门的朋友。一条水泥铺装的狭小山路,犹如一弯凝滞的河水,蜿蜒盘曲,沿着沟涧,顺着地势,悄悄地延伸开来,显得有点单薄,有些寂寞。便是偶尔来往的车辆,也多是悄悄地交错滑过,没有鸣笛,也没有超速超重的那种刺耳的呼啸。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。晨雾中的孤峰山,天空压得极低,远处的山顶,被云层盖得密密严严,人就像困在一个若大的鸡蛋壳里,空旷得有点压抑,寂寞得有些难堪。

孤峰山当年开发的时候,时任县领导经常讲一句宣传语,叫:天下名山千百处,唯有此山敢称孤。称孤道寡的,是皇帝老儿,高处不胜寒,皇帝老儿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,坐拥天下,却又有几个不是孤独的?

孤峰山的孤独,在所难免。

2、我的孤独你不懂

孤峰山,在史书上也叫方山,大抵是因山独立呈方形而得名。也叫介山,与介子推隐居此间有关。还有绵山、绵上等说法,但是,在当地,人们习惯叫孤山。小名说得文一点就是昵称,孤山就是当地人亲昵的叫法。

无依无傍的孤峰山,游人大多看不上眼。真的,这山委实称不上高大,当然也谈不上险峻,然而,萝卜小,长在背(辈)上。孤峰山的年龄,却已堪堪近亿万年。

将近一亿年或者或者更远的时候,可能比造人更早的造山运动在中国大陆开始,经过数千万年地壳运动,神州大地四处火山爆发,大陆不断被抬起,再抬起。这一时期,在地质学上叫燕山时期。孤峰山便是燕山时期的一个据点。在我上初中地理课的时候,地理老师说过一则当地的谣谚:华山高,华山高,华山搭到孤山腰。当年无法理解这句话,对绝对高度和相对高度的概念也不清晰,当堂和老师吵得面红耳赤。现在想来,华山虽然海拔高,但孤峰山四周平地,相对要高大一点或许也有点道理。而更要紧的是,孤峰山是华山的老祖宗,孤峰山形成的时候,华山还是一块平地呢!一般来说,形成年代越早,山势越平坦,反之越陡峭。何况华山年岁尚幼。还在不断长高,而孤峰山却已是暮年,骨质疏松,皮肉塌陷,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老不待见,是天下人的共性。水灵灵的小姑娘,又有谁不趋之若鹜?孤峰山不语,但心里明白,自己也有过青春年华,也有过别人羡慕的无限风光,当年的孤峰山上,也曾经演出过一幕幕与中华民族息息相关的历史活剧。这里的荆村、万泉等地,被确定为仰韶文化、龙山文化遗址。春秋时期,介子推背其母隐居孤峰山,晋文公为逼其出山,放火烧山,介子推和老母葬身火海,留下一场悲剧。更悲摧的是,阴差阳错,后人介子推隐居地却成了介休的绵山。汉武帝几次巡幸河东,“用事介山”,行宫便建在孤峰山麓的西杜村。如今这里的山坳间,汉砖、汉瓦的残片比比皆是,历史的遗存点点滴滴印证着大学时读过的课文——杨雄《河东赋》的字字句句。山脚下,魏晋到唐初,有薛通城,山上,有秦王寨、点将台、旗杆岭等遗址。西汉末年,刘秀被王莽追赶,避难到孤峰山柏林庙,被蜘蛛织网相救,堪称神奇。

历史是有文化的人玩的,老百姓的信仰才是最接地气的。孤峰山的道观、佛寺,当年非常鼎盛,法云寺、金顶庙、槛泉寺曾经冠绝一时,六月六朝山,千余年来至今依然吸引着三省十八县的香客纷至沓来。

今日孤独,是因为昨日的透支。生活中,很多人都难逃此劫,官声显赫时,春风得意人潮涌,退居二线后,门前冷落车马稀,于是,心理便有了不可承受之重,那么,不妨到孤峰山走一走,和这亿万年的老者对酒当歌,互诉衷肠,你心底的那点孤独,和孤峰山相比,又算得了什么?!

3、老来不忘弄风情

人的表现欲是与生俱来的,和年龄无关。

2009年,美国前总统布什用高空跳伞的骇人举动庆祝自己的85岁生日。这个宝刀未老的老顽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,老年人也有一颗滚烫的心。

《神雕英雄传》中的周伯通,一身武功,逢人便想“打一架”,被黄药师关起来之后,无法排遣孤独,便发明了“双手互搏”的打架新方式。

孤独的孤峰山,虽已英雄迟暮,但从来不甘寂寞。亿万年了,孤峰山由火山岩浆喷发而成,如今内心的火种早就徐徐熄灭,但孤峰山依旧利用这点家传的本事,不时地弄出一点响动来。在孤峰山的顶端,有一处洞穴,深不可见底,口径也就是几米见方,人们叫它“海眼”,也叫“发云洞”,古人传说直达海底,每到大雨来临之前,海眼必定腾云吐雾,颇为神奇。因此,自古以来乡民便有“孤山戴帽,长工睡觉”的说法。这也可以算作是老有所为吧?

孤峰山老则老矣,却也奇葩。这座山南坡光照充足,但土体干燥,几乎没有什么植被覆盖,怪石嶙峋,巉岩突露,而在北坡,背阴的地方,却是遍布着成片的松林,郁郁葱葱,成为孤峰山一景。

孤峰山最美的是松林。走进松林,寂静得无以复加,只有脚踩在松针上的脆响,风拂过松林的清爽,遮天蔽日,你仿佛已经超然物外,世间破事,去他个娘,在这里,孤峰山就是那独孤大侠,而我,就是那失魂落魄的杨过。不经意间,你会感觉到,那声音,都被绿染透了。因为有了这绿,孤峰山不再孤独,苍老的容颜,黛绿的衣袖,这孤峰山还真是老来俏哩!

法云寺是孤峰山现存建筑中,无论面积还是影响都是最大的寺庙。法云寺建造在孤峰绝顶,那是一处风水绝佳的宝地,寺庙所处位置,类似于一个圈椅,背风朝阳,拾阶而上,极目远眺,河汾水旖旎百里,稷王山连绵不绝,古人云“登泰山而小天下”,登孤峰亦然也。民国版《万泉县志》收录有清乾隆年间张觉为法云寺题的一首诗,同我不谋而合,诗曰:“寺驻孤山顶,超然独不群。无潭施法雨,有谷布兹云。万象空中显,诸峰足下分。登临莫私语,惟恐碧霄闻。”我和现任法云寺的主持净觉法师,颇为投缘,先是在网上看到一篇写法云寺的文章,便四处留意作者,千回百转,加上了他的QQ,要到了他的电话,不料想,一待拨通,第一声传来的居然是“阿弥陀佛”,原来是个大和尚!后来我们就成了微信好友,后来又都共同成了政协委员,我每每看他在网络上讲经布道,看他在微信圈里发布施粥和放生的图片,也知道了有一年的六月六朝山,他以硕大的身躯,从山下匍匐而上,一步三叩首,七八个小时,才到达法云寺。信仰的力量是如此巨大!无论世事多艰,有了信仰,一切便都尽可踩在脚下。

遐想孤峰山,这里因传说而美丽动人,因灵气而养育众生。你可能无法读懂它的孤独,在各地景区开发如火如荼之际,孤峰山是如此不堪,人迹罕至,但是,正因为不火,才记住了沧桑,又因为冷清,才让人迷恋。

有一次,孤峰山所在地的万泉乡政府邀请我去参加一个葱王争霸赛,孤峰山脚下的特产是大葱,据说有壮阳的功效,当地笑言“一根葱,硬一冬”,现场有个老农讲了个段子,推介万泉大葱,正说的是这个功效,他说万泉大葱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,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,男女都吃了床受不了。地下看热闹的人就问:那为啥不多种一点呢?老农紧绷着一副脸,正儿八经地说:种得多了,地受不了!这段子,当然是移植过来的,但是,能从孤峰山脚下的这个老农口中说出,在这块孤独寂寞的土地上,让孤峰山也乐一把,开怀些,又有何不可呢?

(野火)

编辑: 李国瑞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 杜明洮 来源: 万荣发布
  相关链接
【图片新闻】 更多  >>
   
万荣县“畅游后土•果海笑城”美丽乡村游攻略   万荣娃唱响国家未来剧院   万荣:文化名县里品年味
   
万荣县召开果业发展大会,诠释“一个快乐的苹果”   万荣县安监局为帮扶村送医下乡   祭后土 听蒲剧 庆国庆
   
县长卖瓜:万荣县长省城现场推销万荣“三白瓜”   后土祠:满天“飞机”遍地“大炮”美女如云 高手辈出   万荣县太贾村发展新型盆栽苹果
【万荣新闻】 更多  >>
主办单位:中共万荣县委宣传部
[email protected]
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
广告经营许可注册:1401001304387 中国.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:1413021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晋B2-20060016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407189
国新网许可证编号:1412006001 晋公网安备14010102000030号